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棘背狼群凶险现
    青木瑜自带淡漠属性,即使是和陈壁平视,也会给人产生一种他是高高在上的感觉。

     此刻他听了陈壁的话,也仅仅是略微皱了皱眉头,“你说千米之外有棘背狼靠近?千米之外,你确定吗?”

     “我很确定,请少爷相信我。”陈壁保证,眼中一片坚定神色,丝毫没有开玩笑的迹象。

     “你的听力很好。”青木瑜淡淡的说了一句,态度莫名,“大家听令,做好战斗准备,分散开来,留两个人保护小姐和…这位向导。”

     最后看着陈壁说的这句话意味深长,陈壁敏感的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不过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对付很快就来了的棘背狼更重要。

     一群人很快听令分散开来,从婉容也被青木瑜安排到了一棵结实的树上,虽然少女因此很不满意,她也是个修炼者,也想参与战斗!

     “从女侠,您现在还缺少经验呢,不如看看他们怎么应敌,日后你不也就知道了嘛!”和从婉容一起被安排到树上的陈壁安慰到。

     少年努了努嘴,没再说话,不过好歹安静下来了。

     趴在树干上,陈壁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了几分,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下方隐藏在草丛中的三五个人,他们都是经过专业的训练,伏击的姿势很是专业,能确保棘背狼出现的时候身体最快做出反应。

     千米,对待以奔跑速度极快的棘背狼来说,也不是很快就能赶到的,因此,这等待的时间,就显得极为难捱。

     陈壁做了几下深呼吸,侧耳静静听着远处狼群奔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个身体从小就就表现出了这个特点,不管是视力还是听力都异于常人,不仅仅能看的很远,还能夜视,很远的距离的细微声音也瞒不过他的耳朵,因此曾经一度给陈寄思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的世界,太嘈杂了。

     等候的时间越来越长,大家都没有看见棘背狼的影子,甚至他们受过训练,本就比平常人要好上许多的听力感知也没有传达给他们任何信息,不少人已经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陈壁,就连身旁的从婉容看着陈壁的眼神也有些怪异,“你到底听没听到啊,怎么棘背狼还没出现?”

     “很快了很快了……”陈壁侧耳趴在树枝上,虽然比直接从地面上听有些麻烦,可对他而言,这点细微的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婉容看他如此,也懒得再去搭理他,只静静地等着狼群出现,只是难免多了几分意兴阑珊。

     “大家警惕,真的有东西靠近!”突然,草丛里响起一个声音,肃穆,严阵以待。

     听到这个人的警告,所有人才收起之前有些懒散的态度,一个个像是上了发条的豹子一样,紧紧的盯着猎物。

     陈壁突然感觉耳边一热,惊疑之下转过了脑袋,却不料……

     脸颊正好擦过一片温软,反应过那是什么的陈壁老脸一红,上辈子他还真没怎么和女孩儿接触过,又岂是,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小仙女……

     “你!”反应过自己嘴唇碰到什么的从婉容一惊,双颊立刻涨得通红,又生气又害羞,又鉴于狼群近在眼前,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只是狠狠地瞪着陈壁。

     “女侠,女侠…饶命,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您就饶了我的性命吧…”陈壁连连告饶,只是那双晶亮的眼神里可是看不出丝毫畏惧之意呢。

     “哼!”从婉容狠狠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终于,第一头棘背狼在众人的期待中登场,这下子,原本危险的二阶妖兽棘背狼几乎霎时成了众人眼里的一块肥肉,众多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陈壁身上,这少年的感知力量当真是逆天!

     接下来,就是对战棘背狼的时刻了。棘背狼,二阶妖兽,以家族为单位的群居动物,防御力惊人,进攻时善于配合,团结协作,成群的棘背狼危险程度甚至更甚三阶妖兽。

     可是,当第一匹狼出现的时候,它脚边潜伏着的一个人突然跃起,手中的刀狠狠地插进了狼的肚子,原本应该皮糙肉厚的狼皮,在男人的刀下脆弱的可怜……

     棘背狼吃痛,“嗷呜嗷呜”的哀嚎起来,跟在它身后的众多同伴也纷纷赶上来,对付它们眼里的猎物。

     此时,第一头狼已经被两人合力制服,背上的荆棘刺也可怜兮兮的耷拉下来,没了防御的机会。

     然后,就是一场血战。

     狼群善于团结,最爱将猎物包围起来慢慢靠近,一点一点的逼猎物就范,可现在的这些人有了准备,一上来就给了棘背狼群一个下马威,战局还会那么艰难吗?

     从婉容看着树下面他们的人和狼群混战在一起,到处鲜血淋漓,血肉横飞,甚至分不出哪些是人血,哪些是狼血……

     其实在第一匹狼出现的时候,她就觉得陈壁真的挺厉害的,可是,刚才他……哼!

     看着下面凄惨的景象,她突然发现自己以前高估了自己,平日里修炼都只是清清静静的,最多也就是和人打一打,切磋一下,接触的妖兽也大多都是驯养的,温顺的不得了……

     她从来没想过,野生的妖兽有这么可怕,她也从来没想过,在面临真正的战斗时,她甚至……连在一旁看着都做不到。

     “小心——”

     突然陈壁一声尖叫,将手里的石头朝着从婉容的方向扔了出去,拳头大小的石块在半空中飞过,落下星星点点的碎屑,正好擦过她的脸颊。

     接着就听见“嘭”的一声,然后是“嗷呜——”一声惨叫,从婉容顺着刚才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她的一旁不远处躺着一只被石头咋晕了脑袋的棘背狼。

     “呼呼—呼—呼——幸好,幸好砸中了——”

     接着,从婉容就听见脑后那个无礼的少年喘着粗气,满满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嘛!”

     被这么一吓,从婉容也忘了刚才自己还在害怕了,看着陈壁的眼神也带着调笑之意,戏谑的嘴角微微勾起。

     “从女侠——我可是刚刚救了你一命呢,不想着怎么好嗨感谢我还讽刺我呢!”陈壁颇有些恼羞成怒,陈寄思战斗的经验他可没继承多少,虽然能上阵杀狼,但是要他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这些的人一下子就能接受,真的挺…难为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