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浓情哀伤为哪般
    “你说,那头棘背狼还活着吗?”陈壁碰了碰从婉容的肩膀,微微有些瑟缩着问。

     “当然还活着了,你还真以为你那一石头能把它砸死不成!”从婉容无语的说,也真正认识到了这个少年有多么的不靠谱。

     “至少它不会来攻击我们了不是嘛!要不我下去再补一刀?”陈壁提议,不过说真心话他并不是很想下去。

     “不用了,交给我吧。”从婉容微微一笑,自信心十足,看的陈壁差一点呆住。

     接着,就看见少女双手结印,不断有各种颜色的光芒在她掌心里闪烁,然后逐渐变成一个晦涩的图案,接着被少女一推,正对着那头昏死的棘背狼……

     然后,就没有了那一头狼,甚至就连刚才不巧在它身边的另一头狼也跟着消失了踪迹!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陈壁觉得自己脑海正在不断的打碎然后重组,然后再打碎接着重组,混乱一片。

     “简单啊,这是阵盘,修炼的一种特殊法术,很好用的!”少女笑的像是一只骄傲都的孔雀,看着陈壁的眼神里不是对不能修炼的人的蔑视,反倒更像是因为陈壁之前“不轨”行为的惩罚。

     “可是……那两只狼呢?”陈壁虽然知道修炼者神通广大,但在他的意识里,应该就是像传统神话故事里那样的仙人,何况修炼者还不及仙人呢!可这种因为攻击把攻击的对手给弄没了是什么情况?这要是和人打架的话,那岂不是……

     天呢,难以想象!

     或许是看明白了陈壁眼里乱七八糟的猜测,从婉容强忍着额头上的黑线说,“只是因为力量太虚弱,直接毁尸了而已……”

     却没想到,听了这话的陈壁表情更加奇怪,力量太弱?那头昏迷的棘背狼还好说,可是旁边那只一看就很健康的样子啊……

     “第一次使用,没估计好对方的力量…呵呵…”从婉容尴尬的笑着,转头看向一边转移话题,一看就是心虚的样子。

     陈壁是在忍不住翻白眼,眼前的人根本没有让人担心的必要吧!那个青年把她留在树上就是怕她去祸害那些可怜的棘背狼吧!亏他还天真的以为这就是个弱女子,他还是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啊……

     地面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虽然没有从婉容那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恐怖的手段,但在这十几个人的疯狂杀戮之下,狼群尸横遍野。

     终于,青年将手中的一道光刃打向最后一头狼的脖子上,鲜血如柱,战斗终于结束了。

     这场棘背狼的突袭因为陈壁的提前感知就像是个笑话,往日里凶名在外在棘背狼在提前有准备的他们手下是那么不堪一击,不过这也让众人惊叹陈壁惊人的听力。

     “你小子还真行啊!那么远的时候就听见了,你试没试过最远能听到什么人样的距离啊?”肩膀上传来一阵压力,陈壁回头一看,正是当时催促他快点说关于那妖兽的事情的男人,看着就是个大大咧咧的直肠子。

     “没试过。”陈壁老实回答,并没有因为这特殊的本领感到骄傲,但是有心人就会发现这个少年隐藏在谦虚动物表象下那不甘平凡的眼神。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大家也没有了再继续聊天的心情,各个全神贯注的防备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赤焰山,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之前是他们太疏忽了。

     这样走了大概四五天时间,他们再也没有遇上什么太大的危险,但一路上到处都能看见的野兽骨头和新鲜血液表明了这里并不想他们认为的那样安全。

     陈壁注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气候,心里已经初步有了成算,这四五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弄明白这只队伍的很多事情了。

     “青木少爷,前面不远的地方应该就是赤尾火凰的栖息地了,那里的气候很合适,不过能不能找到火凰我并不能保证。”陈壁对着带头的那个青年说,他叫青木瑜。

     青木瑜神色平静,这些天以来不管遇上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样子,也唯有面对他师妹从婉容的时候才会温柔几分现在的他冰冷动物像是一具人偶,“我理解,你能带我们找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陈壁乍然听到他说了这么些话有些吃惊,为什么之前没觉得这个男人这么善解人意呢?

     “师兄,你说我们能不能见到赤尾火凰啊?”从婉容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头来黏着青木瑜问,相处时间长了陈壁才知道之前觉得这女孩儿那么冷漠,那么仙全部都是幻觉,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姑奶奶,调皮、淘气、活泼、鬼精灵……一切一切类似的形容词都能用在她身上。

     “但愿吧,毕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青木瑜一手揉着师妹的脑袋,看着远方的目光突然变得哀伤。

     看他如此,从婉容拉了了他的衣袖,安慰道,“师兄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到赤尾火凰,也一定能拿到她的尾羽的,那个人…那个人不会有事的。”

     陈壁早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就主动退到了一边,不过以他的听力能听到这些完全不意外,听到这里,他暗自挑了挑眉,看来这些人想要赤尾火凰的尾羽还是有用处的,只是,从婉容说“那个人”的时候,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而且,看两人的表现,好像“那个人”对青木瑜更重要,连想起都会感觉哀伤,整个人的气息变了那么多,反观从婉容,好像只是因为“那个人”和自己师兄有关,才会关注的。

     难不成,是那个冷冰冰的青木瑜的情人?陈壁有些恶趣味的想,真不知道这样冰冷的人面对情人会是什么样子啊……

     不过,既然赤尾火凰的尾羽对他们来说这么重要的话,陈壁想,那他就努努力,一定帮他们找到好了!也想办法看看那块冰块面对情人的样子。

     嗯,他就是这么一个有爱心的人!

     走过一片灌木之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条河,河底到处都是不平整的石头,河水湍急,两岸显得有些潮湿,长着厚厚的青苔。

     “就是这里了,我上次看见赤尾火凰的地方。”看着这条久违的河,陈壁满怀激情的张开双臂道,那激动的样子就差扑上去亲吻河边的青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