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林中有人
    法希村,一个在深山中,不知方位的一个小村子。

     经常会有旅人,在深山中无意的来到这里,给自己漫长的旅途中,带来一丝安宁,而通常,这些旅人会留下一些神奇的小玩意。

     魂九殇是法希村的一名孤儿,他的父母,在他幼年时边患有重病,在他五岁那年,终究不敌病魔的折磨,双双去世,从小,魂九殇就吃着全村人的饭菜长大。

     平日里,魂九殇就在山中打猎,猎物会被村子平分给,那些家中无米,又或是体弱多病的人家,还未成年的魂九殇,也只能以此,报答养育之恩。

     今天,魂九殇一如既往,早早的便拿起弓箭与猎刀,进入山林,但由于是梅雨季,道路泥泞,行进速度缓慢。

     身上穿的,是魂九殇打来的豹子皮,缝制的兽皮衣,虽然表面已经被露水沾湿,但兽皮衣下面依旧干燥,保暖和防水是兽皮衣的长处。

     在山林里,魂九殇寻到一颗粗大、高耸的树木,枝干足有人头粗细,常在山林中行走捕猎,魂九殇的身体灵巧无比,几秒钟便攀爬而上。

     坐在树枝上,魂九殇掏出了今天的午餐,几块烧出的白面馒头,这些白面在村子里,属于奢侈品,村子的占地不大,在山林中耕地也变的幸苦,还常常伴随着野猪飞鸟的干扰。

     这几块白面馒头,还是魂九殇用花鸡还来的,今天的陷阱已经布下,剩下的只是耐心的等待猎物上钩,或是碰上一些倒霉蛋。

     这是魂九殇每天最喜欢的环节,树木枝干粗壮,足以让魂九殇躺在上面,出色的平衡能力让人不会掉下去,看似没有生物的丛林,闭上眼睛却能听到许多声音。

     树叶的摩擦、昆虫的鸣叫、植被的生长,魂九殇很喜欢听这些声音,它可以让人平静,让身体放松,不过今天比以往,有些不同。

     远处不停传来的摩擦声,让魂九殇十分在意,顺着微风飘来的,血的味道,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会在丛林中,弄出如此大的噪音行走。

     蹲伏在树叶中,魂九殇的弓箭拉开半弦,对准某个方向,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只是随后的情况,却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人影摔出灌木,身上穿着的衣物十分精美,至少魂九殇还未曾见过,粗大的呼吸声传进耳朵,一滩血液在那人身下汇成血谭。

     敌人?有没有危险?他快死了。

     魂九殇并没放下弓箭,看着那人皱着眉头,血的味道很快便会招来捕食者,那人应该是肺部受到贯穿伤,这样下去,不流血至死,也会被因血而来的捕食者吃掉。

     不好,已经来了。

     魂九殇暗道一声,在那人不远处的灌木中,一只潜藏的豺狼正静悄悄的蹲在那里,狡猾的本性让它选择了最稳重的方法。

     拉满弓弦,一根削的锋利的箭矢破空而去,魂九殇终究还是无法看着让那人这样死去,豺狼躲闪不及,被箭矢贯穿喉管。

     飞快的跳下枝干,魂九殇向着豺狼冲去,并掏出别在腰间的猎刀,血腥味越来越大,魂九殇需要一些东西,来转移捕食者的注意力。

     寒光在空中闪耀,豺狼的肚子被剥开,抽出脖子上的箭矢,挑着豺狼的肠子,撒落在周围,这才去查看那人的状况。

     翻过那人的身子,在胸部下方,偏左一点的地方,一个血洞正向外涌着鲜血,用随身带的水清洗伤口,脱下上衣简单包扎后,魂九殇便背着那人急匆匆的赶路。

     在这里呆的越久,危险便越大,那人的伤口还在流血,虽说有豺狼吸引,但这里的血腥味依旧逃不出捕食者的鼻子。

     那人很轻,周身也没带什么东西,魂九殇背在背上,感觉比以往的猎物还要轻松许多,天空忽然下雨,泥泞的道路变成泥潭,魂九殇松了口气。

     雨水是大自然最好的掩护,除非牢牢跟在身后,否则气味便会被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无处寻找。

     穿过山林,低矮的房屋开始出现,魂九殇加快了脚步,奔向村长的房间,早在窗户内发现的村长,已经打开房门,招呼魂九殇快点。

     “村长,他……”魂九殇话音未落,村长便接过那人,山中的生活,让一个老人也能轻松的抱起那人,村长转身进屋,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赶紧老林家,让他带着草药来一趟”

     “好嘞”

     魂九殇转身出门,向着村子的另一边奔去,老林是半个医生,算是村长的徒弟,平时种些草药,魂九殇也经常被拜托找寻那些奇怪的花草。

     村子不大,房子相聚的也并不远,魂九殇很快就冲到了老林家,房前有着一片不大不小的院子,种着很多草药。

     没有去顾及礼节,魂九殇踹门而出,老林正坐在椅子上,整理晒干的草药,见魂九殇夺门而入,眼皮被吓的一跳。

     “小九,你这是做什么,要知道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礼节,你……”老林顺了下胡子,慢悠悠的,准备好好训斥、教导一番,中途便被魂九殇打断:“我在山里背回一人,村长叫你带草药过去,晚了就死了”

     “你怎不早说!”老林眼皮又是一跳,手中草药干一甩,便夺门而出,速度比起魂九殇方才还要快上几分,房门可怜的半耷拉下来,远远的传来老林的声音:“药箱在桌子底下”

     吃力的抱起木箱,在床上拽出被子盖在上面,魂九殇转身在此冲入雨中,老林的背影有些模糊,但声音却清晰的传来:“小九你快点!平时挺淘的,关键时刻就锁卵了呢!”

     魂九殇在身后,咬牙切齿的翻着白眼,您老礼节可真好,也许是堵气的缘故,魂九殇紧跟老林回到村长房间,刚放下药箱,就被村长一脚踢了出来:“出去等着,在这占地方”

     最起码,把衣服给我啊。

     魂九殇光着上半身,可怜兮兮的蹲在墙角,埋怨屋里俩人过河拆桥,不过梅雨季节,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几分钟后,最后一滴雨水滴落在魂九殇的鼻尖,让魂九殇醒过来,走出屋檐,在阳光底下伸着懒腰,一个女孩从房子里出来,跑向这里。

     “小九子,光着身子真不知羞”女孩梳着马尾辫,笑着对魂九殇吐了吐舌头。

     “去去,你看别人身子才不知羞呢”

     “哼,不知羞的人才让人看呢”女孩哼了一声,转眼就戳着魂九殇的肌肉,一脸好奇的问道:“小九子,你把谁背回来啦,那血滴在地上都成血坑了,什么伤呀?”

     “不知道”魂九殇诚实道。

     “呀,亏你还是猎人呢,什么弄的伤都不知道,浪得虚名,哼”

     “你!”

     魂九殇被说的没词,不过是回来的着急,没去细看而已,不用这样嘲讽吧,女孩说完便不理魂九殇,跑到门前,想要寻个缝隙看看里面。

     “哎呦!”

     女孩一声痛呼,让魂九殇赶紧转头看去,却是村长打开房门,把女孩撞了一个跟头,跌坐在地上,可怜的揉着小屁屁。

     “哼哼”魂九殇偷笑着,村长却直接招呼魂九殇道:“小九,你来一下,看看这是什么伤”紧缩的眉头让魂九殇心里猛跳了两下。

     大步的走过去,路过女孩身边的时候,还顺手拉了一把,屋内,老林正对着伤口仔细的研究着,时不时的摇头否认,见魂九殇进来,让到一旁:“就这个,你在山林打猎很长时间了,看看,这个是什么动物”

     连老林也认不出来?

     带着疑惑,魂九殇凑上去,轻轻的揭开覆盖在伤口的叶片,伤口已经止血,一些草药的碎渣还黏在伤口上,随着肌肉一点点抽动。

     伤口是贯穿伤,呈圆形,伤口内没有毛刺,大约拇指粗细,魂九殇陷入了深思,半晌后盖上叶片,在两人的注视下摇了摇头。

     “能造成这样伤口的动物,很多,但这个伤口太小了”村长有些失望的摇头,老林忽然问道:“会不会是剑齿虎?”

     “不会的,剑齿虎张不开那么大的嘴,它的剑齿比嘴都长”魂九殇解释后,屋子里一时间陷入寂静,村子周围出现种新的猛兽,可不是什么好消息。